龙虾养殖技术

公司概况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盱眙万隆生态龙虾产业开发有限公司

 

地  址:江苏省盱眙县盱城镇赵岗村林庄组

邮  编:211700

电  话:0517-88288885 88288886

免费咨询热线:400-8949678

微信公众号:万隆生态龙虾

微信技术支持:15345200000

网址:www.poo9.cn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公司概况 >> 关于我们

我带老婆去3p _整一百了!亚投行兴旺又热闹,美国日本不心动吗?

有人说,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事,往往都很低调,比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年会就是如此。

2019年7月12日至13日,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摆到欧洲金融中心卢森堡,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理事们非常开心地谈论着过去三年的成就,期许未来更大的发展。

当然,记者们更关切的是这个成员到百位数的金融机构如何影响世界经济,要知道,它被专家形容为“方向盘握在发展中国家手里的快车”,是打造“造福多数人的全球化”的“应手工具”。

整一百了!亚投行兴旺又热闹,美国日本不心动吗?

这是7月12日在卢森堡拍摄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开幕式现场

噪音分贝下降了

聚焦卢森堡会议,亚投行不仅接纳贝宁、吉布提、卢旺达等非洲三国加盟,实现规模和涵盖面的扩大,更在于该行业务范围进一步跨出亚洲,域外投融资的趋势愈发明显。

行长金立群称,没有与其他区域的合作也就没有亚投行的诞生,希望继续加强亚洲与世界的联系,他表达了扩大对中东和非洲投资的意愿,而这些地区恰恰与欧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曾提到,改善基础设施,推动经济增长,能给这些充满战乱并对外输出难民的地区带来“积极效应”,对维护欧洲集体安全大有裨益。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亚投行的欧洲成员出资比率超过20%,英德等创始成员国都希望深入参与亚投行业务。

整一百了!亚投行兴旺又热闹,美国日本不心动吗?

7月12日,卢森堡首相贝泰尔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理事会第四届年会开幕式上致辞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亚投行虽由中国倡议,但它是国际多边合作的产物,鼓吹“中国主导亚投行”的噪音随着过去三年的实践下降不少。

以投融资为例,截至2018年6月,亚投行批准了25个项目,共计44亿美元,其中2/3是与世界银行等其他国际金融机构进行的联合融资。

融资额的增长也符合预期,2016年为17亿美元,2017年为25亿美元。

融资对象也未偏向在外交上与中国亲近的国家,而是覆盖印度、印尼、菲律宾、中东和中亚国家。

融资审查相当谨慎,亚投行成立前,美国、日本和欧洲金融界有人担心,亚投行会无节制地对亚洲基础设施项目投资,然后让中国企业承建。目前来看,这纯属杞人忧天。

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年会上,印度代表显得比其他国家异常开心,原因无他,迄今,亚投行批准的对印度投融资项目已达12亿美元规模,远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占总量的近30%。曾几何时,美日都曾警告印度跟着中国搞亚投行“要吃亏”,可如今曾与中国存在领土纠纷、“龙象竞赛”心结的印度早已成为该行最热心的推广者。

整一百了!亚投行兴旺又热闹,美国日本不心动吗?

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中)与新加入亚投行的贝宁(左二)、吉布提(右二)和卢旺达(右一)代表合影。亚投行理事会13日批准贝宁、吉布提、卢旺达加入亚投行。至此,亚投行成员总数达到100个

据悉,亚投行不偏不倚、基于商业规则实施投融资的活动,不仅吸引大量国际加入,还刺激了创始成员国的活跃度,印度报业托拉斯注意到,英国、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国家从一开始就已加入,如今未加入的主要发达国家中就剩下美国和日本了。

曾抨击过美国金融霸权的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于尔基·卡泰宁公开表示,欧盟的政策金融机构欧洲投资银行很乐意与亚投行合作,“(中国倡议并有亚投行参与的)‘一带一路’是联结欧洲与中国、促进贸易的机制,欧盟28个成员国中已有超过14个国家加入亚投行,投资银行之间也密切地展开合作,这是值得鼓励的”。

并非源自顺境

其实,亚投行之所以受欢迎,来源于占世界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的期盼。冷战后,不少国家都渴望获得合理的金融支持,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民生,但西方依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实施金融-经济垄断统治,让这一愿望始终无法达成。换言之,发展中国家需要一个新机构,能补充过时的全球垄断体制,抵制那些在投放贷款时随心所欲开出的一系列苛刻条件(有些根本与经济无关)。

整一百了!亚投行兴旺又热闹,美国日本不心动吗?

7月12日,亚投行理事会与会代表在中国展区了解亚投行2020年北京年会的会场模型。

多年前,中俄等国开始呼吁美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改革,根据成员国的经济规模更公平地分配在该组织的份额。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担任“首席小提琴手”的美国坚决不肯,用各种借口否决相关提议。

于是,发展中国家里的新兴经济体决定筹建自己的机构,起初是被称为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国际经济组织,随后是总部设在上海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紧接着就是亚投行,该行前三大股东是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分别持有30.34%、8.52%和6.66%的股权,以及26.06%、7.5%和5.92%的投票权。

不言而喻,华盛顿不喜欢这一切,甚至频频指责它“搅乱”国际金融体制,并发动西方舆论频频抹黑。2014年,英美媒体挑头发表大量文章,称组建中的亚投行是世界银行的潜在竞争对手,形同挑战1944年至今犹存的布雷顿森林金融体系。

然而,亚投行董事会成员对此保持克制态度,称建立新金融机构不是与现有机构竞争,而是对现有机构的补充。

果然,国际社会远不限于西方国家,愿加入亚投行的国家人口之和几乎是全球的一半,尤其亚投行创始成员里居然布满美国盟友,就连当初“话中带刺”的英国都参与了,全然出乎美国意料。更重要一个细节是,亚投行初始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可筹建工作进展非常顺利,仅仅耗时800天左右。这说明,亚投行诞生是人心所向。

缅甸项目检验亚投行独立性

日本《外交学者》副主编安基特·潘达曾是亚投行的“怀疑者”,但通过实际考察该行在缅甸的项目,完全打消了当初的疑虑,“西方特别是美日关于亚投行的种种假定,都在缅甸实践上落空了”。

原来,2016年亚投行运转时,缅甸为该行提供2.645亿美元资本金,拥有0.49%投票份额,它积极谋求亚投行支持自己的电力和交通运输项目。行长金立群明确指出:“在缅甸或其他任何国家,对于任何亚投行资助的项目,中国公司都可以参与,但都必须经过国际性竞争性招标程序。这至关重要。”

果然,亚投行严格按照国际通行标准进行评估,中间没有出现任何异议,而且考虑到亚投行的投票结构,没有任何国家(哪怕中国)能强行通过不受欢迎的项目,这意味着“公平透明”原则得到有效维护。

整一百了!亚投行兴旺又热闹,美国日本不心动吗?

7月13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亚洲基础设施论坛上讲话

实际上,接下来的问题是身为世界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的美国和日本,为什么继续呆在亚投行门外呢?

《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原田逸策指出,纵观亚投行三年来的贷款项目,大约三分之二是与世界银行等其他多边开发银行联合融资的,剩下才是单独融资,“这说明亚投行致力于扩大合作面,同时在审批贷款项目上态度谨慎”,尤其是亚投行在金融专业人才方面尚存短板(像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约有3000名专业员工,而亚投行只有90名),这其实给了美日参与的机会。

曾任特朗普顾问的美国中情局前局长伍尔西曾在香港报纸上发表署名文章说,“美国没有加入亚投行是战略错误”。此事曾引起阵阵波澜,日本财务省一位高官也提到,“美国特朗普政府应该加入亚投行,利用其实施基础设施建设以换取实际利益”。

尽管特朗普已与伍尔西分道扬镳,并经常发表对华强硬言论,但历史的大势摆在那里,不加入前途无量的亚投行,很容易在新世界金融格局中“边缘化”。在七国集团中,没有加入亚投行的只有美国和日本,日本一名内阁成员曾表示,“只要美国加入,日本也会毫不迟疑地加入”。

很显然,历史的抉择,往往在转念之间。

新民眼工作室 吴健

图片|新华社

编辑 | 屠瑜

在线客服
分享 一键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